软件开发公司老板担保被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来源:中国软件法务网 2020-05-01 12:02:55 阅读
被告王某C承诺若因被告某B公司的经营能力、技术力量、人力资源等方面造成合同中止,愿意向原告无条件赔付项目开发中已产生的全部合同款项,该承诺具有法律效力,构成对原告与被告某B公司间的软件开发合同的保证,被告王某C应对该207900元承担连带责任。
深圳软件纠纷律师
青岛某A商贸有限公司与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王某C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
(2017)鲁0203民初5238号
  原告(反诉被告):青岛某A商贸有限公司。
  被告(反诉原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王某C。
  原告(反诉被告)青岛某A商贸有限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被告王某C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5月31日立案后,本诉与反诉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青岛某A商贸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解除原告与被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双方之间的《“免费中国软件项目”开发合同》;2、被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退还原告已支付合同款项297000元;3、被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13940元;4、被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5000元;5、被告王某C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6、本案诉讼费用由二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6年6月4日,原告与被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免费中国软件项目”开发合同》,约定由被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向原告提供有关免费中国软件项目的开发。同日,两被告共同向原告出具承诺书,承诺若因被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原因造成合同终止,被告王某C愿意向原告无条件赔付项目开发中已产生的全部合同款项。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照合同约定向被告支付了合同款项29.70万元,但被告未实际履行合同义务,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被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B公司)辩称,原告诉讼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依法予以驳回。理由:一、被告某B公司已按约履行合同义务,已完成在凯途商城预订功能的开发并交付原告正常使用,不存在任何违约行为;二、原告未按合同约定付款,应向被告某B公司承担违约责任。被告某B公司于2016年12月31日之前已经完成在凯途商城预定功能并交付原告使用至今。按照双方签订的《免费中国软件项目开发合同》付款约定及违约责任条款,原告应于2017年1月3日之前向被告某B公司支付至合同总价款的50%即348500元,但原告仅支付297000元,尚欠被告某B公司已到期合同款51500元未支付。另,原告前两期合同款也未按照合同约定及时支付,早已先期违约。原告应向被告某B公司承担违约责任,支付违约金209100元(697000元*30%)。
  被告王某C辩称,被告王某C系被告某B公司总经理,其系职务行为,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某B公司向本院提出反诉请求:1、反诉被告支付反诉原告拖欠的合同款51500元;2、反诉被告支付反诉原告违约金209100元;3、反诉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2016年6月4日,反诉原、被告签订《免费中国软件项目开发合同》及《免费中国软件项目开发工作任务书》,双方对免费中国软件的开发等进行了约定,约定反诉被告未按合同及工作任务书的约定付款,每延期1日,反诉被告应向反诉原告支付合同总价千分之一的违约金,但违约金总金额不得超过合同总价的30%;合同总价款697000元,合同生效后3日内支付合同总价款的30%,合同生效后一个月后支付合同总价款的10%,在凯途商城预定功能交付完成3日内支付合同总价款的10%等。2016年12月31日之前,反诉原告即已完成全部在凯途商城预定功能并交付反诉被告正常运营使用至今,符合第三期款项的支付条件。按照约定,反诉被告最晚应于2017年1月3日向反诉原告支付至合同总价款的50%,即348500元,但至今反诉被告仅支付共计297000元,仍欠反诉原告已到期合同款本金51500元。综上,反诉原告一直在积极履行合同,不存在违约行为。
  原告对被告某B公司的反诉辩称,反诉原告主张无事实、法律依据,应依法驳回。理由:一、双方签订开发合同以及免费中国开发工作任务书,在该任务书中,双方约定,项目开发周期自反诉被告书面确认反诉原告提供的项目交付原型后正式生效开始,执行周期约为168个工作日,合同及任务书签订后,反诉原告未向反诉被告交付项目原型,不存在反诉原告主张的反诉被告对前两期款项的约定;二、反诉原告主张的2016年12月30日之前已向反诉被告交付在凯途软件,该内容不属实。截止2017年4月24日,被告王某C已明确表示不再履行开发合同,该开发软件一直未完成,而反诉被告已超额支付开发款项。
  原、被告双方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原告向本院提交证据1,2016年6月4日原告与被告某B公司签订的免费中国软件项目开发合同、免费中国软件项目开发工作任务书及在凯途商业逻辑描述及产品迭代规划(草案)各一份,合同约定被告某B公司为原告开发在凯途和免费中国软件项目;证据2,2016年5月16日两被告出具的承诺书一份,约定被告为原告开发在凯途和免费中国软件项目;证据3,青岛雅集艺仓艺术品有限公司的企业工商登记信息一份、青岛明道智工信息产业有限公司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一份及原告法定代表人任晓燕转账凭证一宗、2017年4月19日青岛明道智工信息产业有限公司出具的收款收据一份,证明:1、被告王某C系被告某B公司股东及青岛雅集艺仓艺术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青岛明道智工信息产业有限公司系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2、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照约定向被告支付合同款共计29.7万元,被告收到29.7万元;证据4,原告与被告某B公司工作人员的微信聊天记录两份及相关文档一份,证明:1、被告截止到2017年4月18日仍未完成在凯途项目的开发工作;2、被告王某C以及被告处员工多次承认被告能力不足、缺乏为该项目工作的员工,不能完成在凯途开发工作;证据5,2017年4月24日王光峰、任晓燕、薛晓丽与被告王某C的录音一份共两段,证明被告没有能力继续履行开发在凯途项目,未按照合同约定开发软件,被告王某C也明确确认没有能力继续履行合同,应当返还原告合同款并承担违约责任;证据6,被告工作人员发给王光峰的往来邮件一份,证明在凯途商业逻辑的真实性,被告应该按照该规划进行开发。项目正式启动时间为2016年8月22日,截止到2016年12月31日,内部测试结果显示,软件多项功能缺失或不完善,说明被告并未实际开发完成该软件。两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认为原告未按约付款,原告违约在先;对原告提交的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承诺主体是被告某B公司而非被告王某C,且合同未履行完毕的原因在于原告,两被告均不承担赔付责任;对证据3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1、青岛雅集艺仓艺术品有限公司及青岛明道智工信息产业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材料与本案无关;2、转账凭证与收款收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被告某B公司确实收到原告款项共计297000元,但原告并未按合同约定时间及约定金额支付,一直违约;对证据4原告与孙云鹏的微信聊天,被告方不清楚,无法确认真实性。原告与被告王某C确实通过微信聊天,但是原告提交的该聊天内容不完整,部分内容不衔接。另,通过原告提交的微信聊天内容根本证明不了被告违约,反而证明被告某B公司一直在履行合同,是原告违约,未按合同付款;对证据5录音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是录音中大部分内容根本听不清楚,录音与文字整理件部分内容不一致。另对证明事项有异议,录音证明不了被告违约;对证据6两被告称因内容过多,庭后提交书面代理词,但庭后未向本院提交。
  两被告向本院提交证据1,原告与被告某B公司于2016年6月4日的《免费中国软件项目开发合同》及《免费中国软件项目开发工作任务书》各一份,双方对免费中国软件的开发等相关事项进行了具体约定。其中,开发合同第4.1.2条款约定原告按照本合同及工作任务书的约定,指派相应的人员组成项目组,并保证指派人员负责执行本合同及其附件项下原告的工作,原告须指定相关项目经理与被告项目经理协调所有项目服务;证据2,双方部分来往邮件及附件、微信聊天记录、在凯途商城已登记使用者部分名单下载,证明合同签订后,被告某B公司即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该通过合同履行中双方的来往邮件可以证明。2016年12月31日之前被告某B公司已经完成在凯途商城预定功能并交付原告,2017年1月1日,原告天翼公司已开始正式实际使用,被告某B公司并在之后为原告天翼公司进行了多次培训;证据3,青岛市崂山公证处于2017年9月7日出具的(2017)青崂山证经字第992号公证书一份。原告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对合同文本内容无异议,但对证明事项不予认可;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内容有异议,邮件只是被告某B公司的工作安排和工作需求整理,无法证明预定功能的完成。微信聊天记录和名单下载不能证明在凯途功能开发的完整性以及交付的成果,另其邮件也证明截止2016年12月31日被告某B公司并未完成该软件的开发;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证明事项不予认可,其只能证明软件部分功能可用,不能证明全部预定功能的完成,也不能证明在凯途商城在正常运营、交易,其登录交易的结果不能视为其开发的完成以及交付的完成。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2、3,本院予以认可。
  本院对案件有关的事实认定如下:2016年6月4日,原告(甲方)与被告某B公司(乙方)正式签订免费中国软件项目开发合同,约定被告为原告开发在凯途和免费中国软件项目。合同自双方签字盖章之日起持续有效,直到被任何一方根据相应的《工作任务书》的约定的方式终止合同,如需按照时间和费率收费,则应提前三十个工作日书面通知终止本合同。合同约定的交付产品指乙方根据工作任务书的规定向甲方提供的文字作品或其他创作作品,例如程序、程序表列、程序设计工具、文档、报告、图表等。乙方将向甲方交付工作任务书中规定属于乙方责任范围内的交付产品。合同约定,甲方应按照本合同及工作任务书的约定指派相应的人员组成项目组,并保证指派人员负责执行本合同及附件项下甲方的工作。甲方须指定相关项目经理与乙方项目经理协调所有项目的服务,并负责作好必要的内部安排,以便于项目的顺利开展。在项目开发服务过程中,甲方应保证其项目组成员的相对稳定。如果因甲方人员变动导致本合同所述开发延误或增加乙方的工作量,乙方对此延误不承担责任,并有权要求甲方支付乙方因此而增加工作量的开发服务费。未特定地指派给乙方的开发服务将由甲方负责,并由甲方监督、管理和控制。乙方可以根据其自身的知识和经验对甲方执行该服务提供相应的建议或帮助,但该等建议或帮助不构成乙方在本合同项下的任何义务或承诺,甲方应根据其自身的判断进行决定并承担相应的责任。甲方项目负责人需按照工作任务书约定的里程碑阶段对于乙方的工作成果及阶段文档予以签字盖章,以此作为下一步工作开展的依据。乙方仅就乙方许可甲方提供需求规划的软件部分进行开发。乙方应根据本合同及工作任务书的要求安排相应的能胜任的开发服务人员。乙方应向甲方提供参加本项目的人员名单及相关资质证明。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乙方保证其参加本项目的人员的相对稳定。合同约定的违约责任为,甲方未按本合同及工作任务书的约定付款,每延期1日,甲方应向乙方支付合同总价1%的违约金,但违约金的总金额不得超过合同总价的30%。乙方未在合同约定的时间交付成果的,应提交书面解释给甲方,经甲方认可,提交时间可做适当顺延,但顺延时间超过5个工作日的,每逾期5个工作日,乙方应向甲方交付合同总价1%的违约金,但违约金总额不得超过合同总价的30%。在免费中国软件项目开发工作任务书中,约定的估计时间表为本项目开发周期自甲方书面确认乙方提供的项目交付原型后正式生效开始,执行周期约为168个工作日。本时间表基于前述项目实施前提、以及甲方、乙方积极参与及配合并履行了前述乙方和甲方各自的义务,乙方才可以保证在工期中完成项目。本项目的推进应尽可能地遵循本估计时间表,但在推进过程中可能发生调整或改变。关于服务费用和付款方式,双方约定,本工作任务书中服务的总价格为697000元。合同生效后3日内支付价款的30%即209100元,合同生效后一个月后支付价款的10%即69700元,在凯途商城预定功能交付完毕后3日内支付价款的10%即69700元,项目一期主要功能(免费抢单、达人榜、心愿单)完成3日内支付价款的30%即209100元,项目总结阶段完成3日内支付价款的20%即139400元。
  2016年5月16日,被告某B公司及被告王某C向原告出具承诺书一份,承诺内容为:一、本公司在签署《开发合同》(或《开发工作任务书》)之前,已对本公司的经营能力、技术力量、内部控制、公司治理的财务状况、知识产权、人力资源等方面进行了统筹规划和安排,承诺开发合同及开发工作任务书中的全部项目。二、如果青岛某A商贸有限公司对我公司提供的《需求规格说明书》(详见(开发工作任务书)中3.1条款)存在异议,并且因本公司的经营能力、技术力量、内部控制、公司治理的财务状况、知识产权、人力资源等方面造成合同中止,本人愿意向青岛某A商贸有限公司无条件赔付项目开发中已产生的全部合同款项。
  2016年8月20日,被告某B公司向原告提交在凯途商业逻辑描述及产品迭代规划(草案),2016年8月22日,原告公司工作人员王光锋签字确认,在凯途项目启动。
  原告法定代表人任晓燕分别于2016年6月8日、2016年6月9日通过支付宝向被告王某C汇款各1万元,2016年6月18日、2016年7月7日、2016年9月6日通过中国银行网上银行向被告王某C汇款13万、5万、5万,于2017年1月4日、2017年1月26日向青岛雅集艺仓艺术品有限公司汇款2万元、27000元,上述汇款共计297000元。2017年4月19日,青岛明道智工信息产业有限公司向原告出具在凯途项目管理费收款收据,金额为297000元。庭审中,被告某B公司承认收到原告合同款297000元。
  合同签订后,被告某B公司未开发免费中国项目,仅开发了在凯途软件项目。2016年12月31,原告对被告开发的在凯途平台内部测试结果进行回复,软件中有部分功能缺失、不完善,缺乏报表系统、UI美工设计等功能,原告通知被告某B公司整改完善,但被告某B公司未予整改完善。被告某B公司未提供已经向原告交付在凯途软件项目的源代码的证据。原告未提供指定相关人员组成项目组及指定项目经理的证据。
  另查明,青岛雅集艺仓艺术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被告王某C,青岛明道智工信息产业有限公司系被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某B公司签订的软件开发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该合同有效。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本案中,合同的标的物是软件项目开发,被告某B公司主要义务是按合同约定的时间阶段完成软件的开发、测试并最终将源代码交付原告,原告的义务是按合同约定协助被告某B公司做好软件开发、测试过程中相关工作,被告某B公司收到原告的测试整改内容后未予整改,且源代码至今未向原告交付,原告的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因此,原告要求解除与被告某B公司软件开发合同,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已开发的在凯途项目测试后未通过原告的验收,原告通知整改而未整改,且源代码至今未向原告交付,构成违约,对合同的解除应负主要责任。原告未按合同约定成立项目组、指定项目经理协助被告某B公司的项目开发,且迟延支付部分款项,也应承担违约责任,对合同的解除负次要责任。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原告已经支付的费用,本院酌定原告与被告某B公司主次责任按30%、70%的比例分担,被告某B公司应返还原告207900元(297000元*70%=207900元)。被告王某C承诺若因被告某B公司的经营能力、技术力量、人力资源等方面造成合同中止,愿意向原告无条件赔付项目开发中已产生的全部合同款项,该承诺具有法律效力,构成对原告与被告某B公司间的软件开发合同的保证,被告王某C应对该207900元承担连带责任。原告与被告某B公司合同解除后,未履行的部分不再履行,原告要求两被告支付违约金、赔偿其经济损失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某B公司向本院提出要求原告支付其拖欠的剩余合同款及违约金的反诉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九十七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反诉被告)青岛某A商贸有限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的《“免费中国软件项目”开发合同》;
  二、被告(反诉原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反诉被告)青岛某A商贸有限公司207900元;
  三、被告王某C对本判决第二项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四、驳回原告(反诉被告)青岛某A商贸有限公司的其它诉讼请求;
  五、驳回被告(反诉原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反诉请求。
  案件受理费6489元、反诉费2605元、保全费1120元,三项共计10214元,原告(反诉被告)青岛某A商贸有限公司负担3064.20元,被告(反诉原告)青岛某B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被告王某C负担7149.8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版权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载文章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所转载或引用资讯均用于学术研究。如不慎触及到版权人相关权利,请即刻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未获授权将他人计算机软件作品以自己名义申请登记不予支持
下一篇:交付游戏不符合约定,诉请退款获一审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