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链发行链豆违反法律规定,买卖合同被判无效全额退款

来源:中国软件法务网 2020-02-19 18:16:40 阅读
被告某B公司的经营范围并不包括金融活动,但其宣传册内宣称将开发并经营“风链”并以“比特币”数字货币进行类比宣传,系超范围从事非法金融性质的活动,其基于该项经营发生的民事活动应当归于无效。
深圳软件律师
刘某A与某B(苏州)科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9)苏0507民初1227号
 
  原告:刘某A。
 
  被告:某B(苏州)科技有限公司
 
  原告刘某A与被告某B(苏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B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于2019年2月19日立案受理后,由审判员唐灿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后因被告无法送达,需要公告,本案转为普通程序,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唐灿担任审判长并主审、人民陪审员陈雪梅、卢芝华参加评议的合议庭,于2019年7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被告某B(苏州)科技有限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某A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被告支付74379元;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原告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被告法人,了解到被告公司现在所开发的“风享”APP程序中的风链项目,原告分别于2018年8月1日、2018年8月2日向该APP程序中购买了20000元、30000元的链豆。根据“风链详细说明”中的有关规定,持有人可以自由买卖所持有的链豆。2018年10月28日,原告打算将自己所持有的链豆卖出,因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未能如期卖出。截止到起诉之日也未能如期卖出。故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诉至贵院,请求依法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某B(苏州)科技有限公司未到庭应诉答辩。
  原告刘某A围绕诉讼请求提交了证据,被告某B公司未应诉也未质证。
  根据当事人的举证和本院认证,认定案件事实如下:
  (一)关于被告某B公司的主体身份和经营范围
  原告刘某A为此提交了某B公司的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予以证明。本院经认证对其证据真实性及证明力予以采信。
  根据上述证据,可以认定:被告某B公司成立于2016年6月27日,法定代表人为李某B。某B公司经登记公示的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软件的开发、设计、咨询;基础软件服务;批发及零售:机械设备、五金交电、电子产品、文化用品、照相器材、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化妆品及卫生用品、非危险化工产品、体育用品、百货、纺织品、服装、日用品、家具、金银珠宝首饰、新鲜水果、蔬菜、饲料、花卉、装饰材料、通讯设备、建筑材料、工艺礼品、钟表眼镜、玩具、汽车和摩托车配件、仪器仪表、卫生洁具、陶瓷制品、橡胶及塑料制品、电脑及周边设备;摄影服务;经济信息咨询(金融信息除外);企业管理咨询;广告制作及活动策划;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国家限定企业经营或禁止进出口的商品和技术除外)。
  (二)原告刘某A向被告某B公司支付款项的事实
  原告刘某A为此提交了支付宝交易记录二页并提交了手机予以核对,本院对其证据真实性与证明力予以认定。
  根据上述证据,可以认定原告刘某A于2018年8月1日、8月2日分别向被告某B公司支付了2万元和3万元。
  (三)原告刘某A与被告某B公司交易的事实
  原告刘某A为证明被告某B公司从事的业务及与其的交易,举证了某B公司的宣传册一册、APP截图九页(其中包括交易记录五页、被告关于停止交易的公告一页、被告关于风链的说明三页)予以证明。原告刘某A提供的截图无法与APP软件程序核对,其表示APP已无法打开。对于原告举证的宣传册,本院认定真实性与证明力。对于原告举证的截图,因无法与原件核对一致,本院对真实性与证明力均不予认定。
  原告刘某A提供的宣传册内,被告某B公司宣称:区块链技术发源于比特币,比特币的第一个标准化价值在2009年10月5日,定为0.0008美元,按照1美元等于1309.03比特币计算。每一比特币的交易价格最高超过20000美元。每一比特币的内在价值增长了2500倍。区块链其本质在于创造一种去中心化的货币系统。区块链核心潜力在于信息具有透明性、公开性、可追溯性、不可篡改性。区块链作为通用型相关的技术,从数字货币的领域向其他领域进行渗透,和各行各业在加速的融合。公司在解决小微商家、个体的信息发布难的同时,以风享为流量入口,打造一个基于信用的商业交互体系,及消费、娱乐、资产交易、金融于一体的区块链-智能商业信用生态服务系统。而WFC(风链)则是公司在发展过程中,基于以太坊的智能合约为底层架构,结合区块链技术中的去中心化、智能合约、分布式数据库等基本特点催生而出的优秀产物。风链发行总量3亿,原始发行价为0.5元。
  本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金融活动属于国家特许经营范畴,非法经营或超范围经营为法律所禁止,应当属于无效民事行为。被告某B公司的经营范围并不包括金融活动,但其宣传册内宣称将开发并经营“风链”并以“比特币”数字货币进行类比宣传,系超范围从事非法金融性质的活动,其基于该项经营发生的民事活动应当归于无效。
  原告刘某A举证了被告的宣传册以及支付款项的记录,结合其庭审陈述、起诉状内容中提供的合理解释,在被告未到庭抗辩也未反证的前提下,本院认定原告关于其与被告之间发生了“风链”交易的事实。由于被告从事该金融性质活动的违法性,原告与被告之间关于风链的合同交易应当归于无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基于无效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因此,被告某B公司应当归还原告刘某A直接向其支付的5万元。原告刘某A诉请被告某B公司向其支付74379元,其中超过刘某A实际支付的5万元之外部分,并非被告某B公司取得的财产,刘某A也不能证明系其发生的损失,且刘某A对于合同无效亦有过错,故本院对该部分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被告某B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视为放弃举证质证及应诉抗辩的权利,由此导致的不利后果由被告某B公司承担。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某B(苏州)科技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刘某A支付款项50000元。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为1659元,由被告某B(苏州)科技有限公司负担1400元,原告刘某A自行负担259元(该款已由原告刘某A预交,应由被告某B(苏州)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至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法院诉讼费专户,收款银行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苏州相城支行营业部,收款账号32250199743600001331026911)。公告费600元,由被告某B(苏州)科技有限公司负担(被告应负担的公告费,已由原告预交至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由被告在履行本判决时一并支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应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数额由本院在收到上诉状之日起3日内,区分财产类和非财产类案件并结合当事人上诉请求数额计算出应预交的上诉费用,向上诉人催交)。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苏州苏福路支行,户名: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0×××76。
  审 判 长  唐 灿
  人民陪审员   陈雪梅
  人民陪审员   卢芝华
  二〇一九年八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杨振东
  附本案所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第五十八条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第九十一条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下列原则确定举证证明责任的承担,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一)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二)主张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当事人,应当对该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特别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软件领域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讯息仅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该等行为既不代表本网所持观点、立场,也不意味着本网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进行判断,亦不构成本网出具任何用途之意见或建议。若所刊文章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软件开发合同具承揽合同性质可随时解除 但应赔偿软件许可费实施服务费及开发费
下一篇:《软件开发合同》未签字盖章但已实际履行,法院认定依法成立且已生效酌定支付合同款